? 1421.冰炭不同炉-史上第一祖师爷 日博取不出钱_日博滚球_日博水位一直涨什么意思

史上第一祖师爷

1421.冰炭不同炉

1421.冰炭不同炉2017-11-10 11:1:26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

????石天昊看了萧焱一眼,当即点头:“大师兄,经此一事,你炼化冥海反而有了重大进展,但也当多小心。”

????一边说着,石天昊手掌摊开,也动用了林锋留给他的灵海秘钥,一紫一红两道光辉冲天而起,洞开灵海门户。

????然后他便和大诸天轮一起被那大门接引,脱离冥海而去。

????一失去石天昊的导引,冥海中的狂暴大潮虽然仍异常暴烈,但那仿佛无穷无尽上升的势头,也随之终止。

????被生死幽冥道果炼化而成的邪魂,距离道果主人距离越远,实力下降越大。

????冥皇此刻已经完全离开冥海,雁星河周身气息顿时开始低落。

????狂潮冲击下,阻拦在萧焱面前的雁星河,元神所化形体顿时遭受重创,变得异常暗弱。

????而因为冥海之力包围,形成了变相的禁锢效果,不仅雁星河的邪魂没能随冥皇一同脱离冥海,炼化他邪魂的那枚生死幽冥道果,也被界域之力强心拦截,一并留在冥海中。

????随着萧焱的心念动处,肆虐的狂潮渐渐平复,虽然冥海之中仍然一副末日景象,但方才那仿佛天地大破灭般的凶兆,终于消失不见。

????这一刻起,反倒是冥海中重重灾劫,开始不停围剿冲进来的虚? 空风暴。

????而冥海与空海相通,那看上去异常恐怖的界域裂缝,此刻也不再扩大,而是不停扭曲着,反而开始渐渐缩小。

????冥海界域之力,开始不断修补自身破损。这个过程中,也有冥海中许多灾劫流出。消失在黑暗虚空里。

????随着冲入冥海的虚空风暴渐渐消弭,那条巨大的裂缝。此时也逐渐愈合,直到消失不见。

????天厄不再显化真实形体,重新为暗红光芒笼罩,化为红色光柱模样,纵观冥海天地。

????经过之前的大战,红色光柱周围世界,已经尽数化为乌有,冥海这等凶地,需要漫长时间化生。

????而众人先前身处之地。那片由诸多冥海界中界组成的圆环状界域,经过方才的大战,也几乎不复存在。

????时空变幻间,圆环状空间界域彻底消失不见,而此前那些冥海界中界也都不见了踪影,唯有一方独立的小世界,仿佛大气泡一样,依附于红色光柱附近。

????这一方世界,便是所有界中界中。最初的那一个,也是昔年闻赤阳跌落冥海时所居的那一方世界。

????萧焱进入这一方世界后,就见虚空中浮现一枚生死幽冥道果,其中有雁星河的身影闪现。

????半黑半白的生死幽冥道果转动间。雁星河的身影从黑色半边转移到白色半边,然后重新从道果之中迈步而出。

????此刻的雁星河气息暗弱许多,之前的大潮虽然平息。但他还是遭到重创,若非大潮减退。怕是会直接陨落当场。

????饶是如此,通过生死幽冥道果重现于世的他。也变得非常虚弱,而那枚炼化他邪魂的生死幽冥道果,更是破碎开来,不复存在。

????失去了道果,被炼制成邪魂的雁星河,便如同无根之木,虽然眼下还存在于世,但是距离彻底消失,已经为期不远,除非冥皇亲手再催动一枚生死幽冥道果,在他完全消散前重新祭练。

????但是冥皇此刻已经遁逃灵海,等待雁星河的命运,不言而喻。

????不过雁星河却没有沮丧懊恼之意,反而显得异常平静,于他而言,彻底的寂灭,或许才是解脱。

????身处这一方冥海界中界里,雁星河始终平静无波的情绪,这时终于有了几分波动,视线打量四周,目光闪动间,似乎在思索什么。

????萧焱漠然看着他:“不错,这里是昔年赤阳道尊跌落冥海之后的居所。”

????雁星河眼睛朝他看过来,开口说道:“玄都道人和我说过。”

????他的声音隽永柔和,如同流水一般,但是不见丝毫温度,既不冰冷,也不炽热,仿佛没有什么情绪在其中。

????萧焱微微扬眉,当今之世,知道冥皇,或者说都皇登上人皇之位前尊号的人已经不多了,便是文字记载都很少,玄都道人这个名字,萧焱第一次听见,还是从冥皇亲传小弟子徐岸达口中听到的。

????事实上,世人皆以冥皇相称,便是冥皇真正在位时的称谓都皇,当世也少有人知。

????不过作为同冥皇同时代的人,看着他登基为皇的太虚观第二代观主雁星河,知道冥皇登基前的尊号,自然不足为奇。

????萧焱双手背负身后,丝毫没有面对一位名垂史册,仙道巨擘的压力,淡然说道:“你选帝的眼光,真不怎么样。”

????雁星河摇了摇头:“夏方禹舍神渊灵极而先去寻云妖,殊为不智,确实出乎我预料之外,是我的失误,给神州浩土埋下隐患。”

????他只言夏皇,不言冥皇,时至今日,关于冥皇,着实没什么好说的。

????萧焱看着他,眼睛眯了起来:“哦?眼下之意,夏皇只要先去寻极皇神渊,一切便没什么问题了?”

????雁星河淡淡说道:“闻师兄已殆,不用他再为难。”

????他稍微顿了一下,接着说道:“日后他自冥海回归,也该知道大局为重。”

????萧焱“哈”的冷笑一声,盯着雁星河看:“都说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,今日见你,却可知凡事总有例外。”

????雁星河表情平静如故,不起波澜:“神州浩土,高于一切,包括闻师兄,包括夏方禹,也包括我。”

????“闻师兄在世时,他可压制我,压制夏方禹,压制云妖,但当他不在了,谁也无法保证云妖会如何做。”

????萧焱冷冷看着他:“若说仇恨,闻赤阳斩杀妖族无数,你以为。他的亲眷,妖族是接纳的可能性大。还是诛除的可能性大?”

????雁星河淡漠的说道:“在闻师兄执迷不悟离开白云山的时候,我便已经劝过他。但他不听。”

????萧焱微微蹙眉,眼瞳中的冰冷消失,上下打量雁星河,目光平和许多,但却隐隐流露出更加危险的意味。

????半晌之后,萧焱徐徐说道:“除了同夏皇的恩怨之外,云妖从来不曾难为过神州浩土其他人。”

????“而似凤凰一族梧桐神木一族麒麟一族獬豸一族等诸多妖族,在太古纪元时期,便也都少有主动为难过我人族。便有纠纷,往往也都是我人族进犯在先。”

????“上古纪元时期,两界对峙,纵使妖族圣皇在位,不掺和进两界战争的妖族也仍有不少。”

????雁星河似乎明白他言下之意,仍然一脸漠然:“妖,终究是妖。”

????萧焱盯着他,没有说话,目光变得越发锐利。

????雁星河的模样。对此毫无所觉:“云妖或许会投向妖族,或许不会,但我不会将希望寄托于她的选择上,神州浩土也不会。”

????他看了萧焱一眼:“如果当时知道闻师兄没有真正陨落。更有可能炼化冥海,重回神州,那我说不得会做出不同决定。但并非是因为我相信云妖,也不是因为畏惧闻师兄。”

????“只是因为。对于神州浩土而言,闻师兄的存在。作用大过夏方禹。”

????“但对于当时而言,本观与夏方禹之间合作默契,配合无间,对神州浩土的作用,自然大于难以信任的云妖。”

????雁星河语气平静如水:“在不知闻师兄具体情况的前提下,不管重来几次,我的选择都不会改变,只是闻师兄临终前,我到底是负了他所托。”

????萧焱听到这里,脸上神情似笑非笑:“言下之意,你只是对自己最后时刻诓骗赤阳道尊感到愧疚,于事情本身并没有任何后悔之意了。”

????雁星河淡然说道:“为什么要后悔?我不觉得自己的决定有问题。”

????萧焱用一种很奇异的目光看着他:“如果当年赤阳道尊不是自己离开白云山,而是赶你出白云山,你觉得后来一切会是怎样的结果?”

????雁星河稍微沉默了一下。

????昔年之事,以闻赤阳主动离山而告终,太虚观没有引起剧烈变动,但内部无疑掀起滔天波澜。

????彼时,闻赤阳同云妖的结合,虽然颇具争议,但接受者和支持者同样众多,闻赤阳如果有心强行驱逐雁星河等反对者,并非难事,在他和雁星河发生冲突之时,昊天镜多半会保持中立。

????更何况,当时的昊天镜尚未恢复完满,如果真的内斗动武,纵使昊天镜与雁星河一道,胜利者仍然会是闻赤阳。

????只是事情如果真的闹到不可收拾之地步,太虚观难免陷入分裂,力量更会减损。

????最终结果,闻赤阳选择自我放逐,平息纷争,两界战争时他也仍然会参战。

????短暂的沉默之后,雁星河静静说道:“闻师兄不会那么做,在他心中,最重要的也是神州浩土,这一点上,我们观念一致,师兄他不会坐看本观陷入分裂,只是在云妖的事情上,他做错了决定。”

????萧焱呵呵笑着,但笑容有些发冷:“是啊,他其实一直念着你太虚观,念着他的师门,所以直到他上古纪元同极皇神渊那一战的时候,预知此战之凶险,他也只是请你不要动用昊天镜帮助夏皇寻找云妖下落,而不是托庇于你们,让你们和夏皇之间再无转圜余地。”

????“不寻找云妖,你们真的会与夏皇交恶吗?未必吧,夏皇如何能确定,那一战后,昊天镜力量还剩几分,能否一定找到云妖?夏皇虽然溺爱子女,又是否愿意主动与太虚观交恶?想遮掩总能遮掩,只是看愿意与否罢了。”

????雁星河并没有否认,淡然点头:“妖,终究是妖,风险,扼杀于无形才是最好。”

????萧焱看着他:“冰炭不同炉,你我没什么可多谈的,看你也不像是废话之人,更不是在意他人看法的人,为何与我说这么多?”(未完待续……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