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1338.她不是我,我亦不是她-史上第一祖师爷 日博取不出钱_日博滚球_日博水位一直涨什么意思

史上第一祖师爷

1338.她不是我,我亦不是她

1338.她不是我,我亦不是她2017-11-10 10:59:33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听了宁晚歌的话,汪林微微眯缝了一下眼睛,不过他没有多说什么,而是干脆利落的说道:“带路。”

????宁晚歌双手捏了一个法诀,然后抬手打出一道白光,白光顿时飞入远方虚空中,似乎不见了踪迹。

????但是宁晚歌已经破开虚空飞遁,向着白光所指引的方向追去,汪林和鳄神则跟在她身后。

????到了路上,宁晚歌转头看向鳄神,轻声问道:“大罗道友情况如何?”

????鳄神沉声答道:“虽然目前伤势趋于平稳,但是伤得不轻,为敌所伤是一方面,自身原因也是一方面,两相结合,不容乐观。”

????他没有太过细说,不过宁晚歌也能察觉大罗此时的大致情况,闻言不由叹息一声:“因为我的缘故,方才累得大罗道友受此一劫。”

????汪林平静说道:“也有我的原因。”

????然后他看向宁晚歌:“现在可以说说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?”

????宁晚歌看了大罗一眼,正色说道:“出于安全考虑,最好还是设法先送大罗道友返回大千世界。”

????汪林目光一凝,没有开口继续看着宁晚歌,宁晚歌补充说道:“我之所以缺失记忆,便是因为方才那个世界中的骸骨法坛,而此刻,我缺失的记忆已经寻回,但是……”

????宁晚歌深吸一口气,目光变得凝重:“但是,我能感觉到,那天魅大圣此刻该也已经恢复了那部分缺失的记忆!”

????“此刻,她很有可能正与我们赶往相同的地方,这一路过去,仍不安稳。”

????“之前因为你们交手的缘故,中千世界濒临崩溃,所以影响了法仪,我们本来应该可以直接抵达目的地,但现在却偏离了位置,毕竟虚空战场中的空间太不稳定,稍有影响。便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的结果。”

????宁晚歌目光有些幽深:“那天魅大圣得到消息之后,恐怕也会进入虚空战场,进入位置难以确定的情况下,很难说我们双方谁近谁远。”

????汪林脚步不停。淡淡问道:“我们要去的地方,是哪里?”

????宁晚歌抿了抿嘴唇,轻声答道:“昔年幽皇天海所占据的一处隐秘的异域空间,只余虚空战场相连,位置缥缈难定。在那里,有幽皇天海关于进入灵海的一些后手布置,在通过大罗道友和天蜃金珠开启灵海门户之后,用来助人进入灵海之用。”

????“只是那些东西当时还是半成品,尚未彻底完工,上次两界战争便即爆发,幽皇天海于是便将东西留在了异域空间中。”

????宁晚歌望着远方虚空,一边飞遁一边说道:“但经过一些时间的准备和祭练之后,那些东西很快便可以派上用场,和他留给大罗道友的石符与金印。效果类似。”

????汪林转头看向宁晚歌,灵海之事,以及大罗身世的具体细节,林锋和他们都没有给宁晚歌交代过,大罗与宁晚歌之前同行,宁晚歌知道一些事情不足为奇,但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如数家珍,知之甚详。

????宁晚歌能知道的如此清楚,毫无疑问是她寻回之前缺失记忆的缘故。

????“你果然便是师父所言,当年幽皇天海留下。用以引导大罗师弟的人。”汪林静静说道。

????宁晚歌点了点头,脸上神色微微有些失神:“准确说来,是也不是。”

????汪林问道:“天魅和你是什么关系?你们两个,谁是本体。谁是分身?”

????宁晚歌沉默了一下之后说道:“曾经,我就是她,她就是我。”

????“现在我不是她,她也不是我。”

????她转头看向汪林,又看了看另一边被鳄神护住的大罗,目光复杂:“我的师父。便是大罗之母,幽皇天海的妻子,幽后。”

????“我本是人族,幼年时父母双亡,自己也为仇家所伤,肉身残破,连神魂都行将溃散,是家师偶然救下了我,但我的伤势太重了,说是已经死了,其实都不算过分,只不过残魂滞留阳世罢了。”

????宁晚歌的视线隐隐有些空洞,目光仿佛在凝望着慢慢时间长河的另一端,那遥远的过去。

????“家师利用一种独特的方法,救了我的性命,使我起死回生,从死亡边缘重新活转过来,但那时的我,也难以再称为人了,应该说,我是一个半妖。”

????汪林闻言,神色微动:“半妖?”

????宁晚歌答道:“不错,半妖,家师以特殊法仪,通过其自身妖力,又结合了一具人族修士元神所遗之力量精华,为我重塑神魂和肉身,我是她创造出来的半妖。”

????“方才那个满是黑色与红色的世界,那处大殿中的骸骨祭坛,便是我第一次获得新生的地方,而之前较早时候,我和大罗道友通过石条寻找到的异域空间,也是家师的另一处居所,我当年新生之后,随家师在那里修练居住过一段时间。”

????汪林看着她:“第一次新生?”

????宁晚歌自嘲的笑了笑:“说起来,第二次也是那里。”

????“林宗主所料不差,在幽皇天海陨落,幽都一族隐遁之后,留在这大千世界,负责执行幽皇计划,帮助大罗道友重新转生为幽都一族,打开灵海,然后掌控灵海的人,便是我。”

????宁晚歌语气缥缈的说道:“我的存在,便是幽都一族之中,也只有极少数人方才知晓,并且仅仅知道我这个人的存在,却不明我的底细,其实便连家师的底细,也很少有人知道。”

????“正因为这个原因,上次两界大战之后,并没有人注意到,幽皇留下了我这一步暗棋。”

????“我倒也并非全不和外界接触,完全与世隔绝,但是一直低调行事,按照幽皇和家师的遗命,耐心等待大罗道友不断转生之后,时机到来的那一天……本该是这样的。”

????宁晚歌叹息一声:“但是,过了大约六百年左右的时间,我身上发生了变化,出乎幽皇的预料,出乎家师的预料,也出乎此前我自己的预料。”

????“或许是因为法仪的副作用,在上次两界战争结束约五百年的时间后,此前一直不曾出现异样,甚至一直修炼到星魂合一境界的我,神魂竟然开始变得不稳起来。”

????宁晚歌目现回忆之色,那时的她,妖魂竟然开始分裂出两个不同的意识。

????经历了近百年时间压制,仍然得不到解决的她,被迫重回那红黑世界之中,然后再次通过骸骨祭坛与同在大殿内的法阵,试图行使当年幽后的法仪,来帮助自己稳定神魂。

????谁知结果却恰好相反,神魂不仅没得到稳定,反而两个意识真正分离,分裂出一道人的神魂,和一道妖魂。

????更离奇者,她的身体甚至都发生了变化,一部分属于自己的血肉,与当初所用人族修士元神之精华结合,与神魂相合,化为了元神人身,而一部分血肉精华,与妖力相合,镌刻妖魂,真灵神纹改变血脉,彻底化作了妖身。

????然后两个身躯,一起被骸骨祭坛传送出了黑红世界,最后时刻,连带着一旁法阵中,原始魔主江烧阳所遗留的黑色晶石,也为之破碎。

????晶石破碎的同时,此前一切记忆,也在宁晚歌脑海中消失,以至于她缺失了距今四千年左右以前的记忆,一直到今天,方才恢复。

????宁晚歌说道:“那具人身便是我,而那具妖身,便是此前与你们打交道的天魅大圣。”

????鳄神闻言,面现惊异之色:“可是我有听闻,四千年前,应该是你们刚刚分裂的时候,那个时候天魅大圣便开始渐渐扬名立万,而你也很快闯出了名声,你们在刚分裂的时候,就一个是星魂合一境界,一个是合道境界。”

????“若找这样说,岂不是可以利用这等方法,以一人之力,来造就两个强者?”

????宁晚歌摇了摇头:“师父当年救我,消耗了不止一件孤品异宝,想要重新找到一件都不可能,更不用说全部集齐。”

????汪林听到这里,思索片刻之后,直白的说道:“有些匪夷所思,令人难以置信,不过,其中隐约掺杂了几分原始心魔让咒的影子,并非全无可能,只是我现在想不明白其中究竟。”

????宁晚歌苦笑一声:“我也同样不明白,若是明白的话,当年也不至于发生那样的变化了,家师确实非我所能及。”

????汪林的目光这时落在她身上,静静看着她:“当年若不是如此变化,结果便是幽都一族成功掌握灵海,并提前返回大千世界。”

????宁晚歌微微一笑:“我懂你的意思,不过,于现在的宁晚歌而言,眼前的局面,更乐于看到,而当年若是没有那番变故的话,幽后的徒弟摩云子,自然是要执行幽皇和恩师留托的使命。”

????她稍微顿了一下,然后接着说道:“只是对于今日的天魅大圣来说,会如何想,我也猜不透。”

????“我们谁也不是谁的分身,现在即便记忆恢复,心念也不共通,无法知道对方心中所想,但是方才我自己恢复记忆的那一瞬间,我能感觉到,她的记忆也恢复了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